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2019-06-05 09:46:04 文 / 諾亞

  本文系多玩新聞中心《觀察》欄目原創,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一個父親在什么情況下會親手殺掉自己的兒子?

  6月1日,日本一位76歲的父親熊澤英昭親手拿刀刺死了自己44歲的宗子熊澤英一郎。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被逮捕的熊澤英昭

  而這起謀殺既不是意外,也不是精神失常,甚至是早有預謀。

  新聞本身很難找出直觀的謀殺理由,但父子雙方的身份卻值得玩味。

  一方是早年考入東京大學而后又當任省部級高官的精英父親,另一邊則是始終未離開過家,啃老44年的游戲宅。

  看上去,這是一起父親痛恨兒子玩物喪志而發生的一起極端案例。

  而這起極端案例又讓那些視游戲為“洪水猛獸”的人們手里又多了一把利器,“你看,44歲的人,就是因為玩游戲才落得這個下場。”

  家庭矛盾因游戲而起,最終以死亡的悲劇收場,看上去邏輯合理。但這是真相嗎?

  是否是真相對于很多人而言或許并不重要,他們需要的只是一把可以用來攻擊游戲的武器。

  愈加鋒利的武器

  而這些用以攻擊游戲的武器,似乎正變得越來越鋒利。

  就在這則新聞發生的不久前,還曾出現過一起印度青少年因連續玩游戲6個小時猝死的新聞。

  新聞視頻里,男孩的姐姐在鏡頭前泣不成聲,后方坐著一群外情嚴肅的家屬,姐姐一邊哭一邊宣稱弟弟身體無比健康,把死因全部歸結為游戲,痛斥游戲帶來的危害。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盡管很難想象一個身體健康的少年會因連續玩6小時游戲而死,但極具感染力的場面無疑具備強大的說服力。

  最后男孩父親出面,痛心疾首的呼吁政府禁止游戲,有如一錘定音。

  比起這些新聞,更讓玩家們難以接受的是,5月25日,WHO(世界衛生組織)將“游戲障礙”列為一種疾病,而這也被外界廣泛解讀為“游戲會使人上癮,并患上精神疾病”。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一時間,那些熱愛游戲的玩家們突然有了被“診斷”的風險。

  一邊是不斷與死亡這種極端事件掛鉤,一邊是被聯合邦列入了“奇怪的名單”之中,游戲所面臨的社會輿論實在不容樂觀。

  咱們甚至不得不慶幸近年電競產業的發展,讓漫漫的游戲歷史終于有了這么一個算得上正能量的案例。

  盡管游戲一再陷入污名化的泥潭,但身為玩家的咱們遠比外人清楚游戲絕不是什么罪惡昭彰的惡魔。那真相是什么?

  背后的真相

  再回到開頭的新聞,在這起父親殺子的事件里,兒子44歲游戲宅的身份的確很容易讓人先入為主,但沉迷游戲在父親謀殺的理由里絕對是最不足掛齒的一條。

  被害人熊澤英一郎的確是沉迷游戲無法自拔,在被殺之后,其《勇者斗惡龍10》的游戲角色都仍然在線。

  甚至,他還是游戲里的名人。事發后,有很多玩家慕名而來,特意在其角色前合影。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合影現場

  而他在游戲里出名的方式,或許才是父親狠下殺手的真正原因,靠著與主流價值觀相違背的發言,熊澤英一郎一度在網絡上獲得了不少關注。

  翻看他過往的推特,你能發現他的言論有著一種讓人極為不適的暴戾。

  對待自己的啃老行為,他心安理得,“為什么要生我?既然要把我生下來,就給我負責到死前的最后一秒啊!”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而一邊啃老的同時,他還一邊炫耀著高額的不合理消費。

  在推特上,他用一種嘲諷的語氣炫耀道:“老子一個月游戲氪金就30W,比你們父母拼命賺的還要多!”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但對于供自己花銷的父母,他并未有多少感恩之情,甚至想要殺掉自己的母親。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如果有殺人許可證,第一個要殺的就是愚蠢的母親”

  這種“弒母傾向”的推特一共出現過兩次,而攻擊母親的行為在初中時就已經出現過。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所以我到現在都記得初中二年級時第一次打倒愚母的快感”

  在推特里,還能看到熊澤英一郎同時是一個反韓反中的嚴重右翼,具體言論這里不放出了。

  無須置疑的是,這是一個具有一定反社會人格、且有嚴重暴力傾向的危險人物。

  最終讓他被父親刺殺的導火索則是因為他一直在抱怨附近小學生很吵。

  “因為擔心兒子對附近小學生不利,才會刺死兒子。”熊澤英昭在接受警方問訊時平靜的說道。

啃老44年的游戲宅被父親刺殺 誰的錯?

  在整個因果關系鏈條里,游戲顯然已經是最不具存在感的關鍵詞。也許悲劇發生的背后會有更深層更復雜的糾葛,但沒有疑問的是,游戲是無罪的。

  而其他類似事件里也都有著差不多的邏輯,離家出走、犯罪、死亡,在這些極端案例里,游戲通常是最不重要的因素卻又是最顯眼的要素。

  “游戲成癮”的真相呢?根據WHO的標準,要被認定為有“游戲障礙”不僅要滿足3個苛刻的行為模式,且要持續至少12個月才能作為診斷依據,這一判斷遠比咱們日常對游戲的批判更嚴謹科學。

  無奈的背鍋俠

  愿意去了解真相的人們都清楚的知道游戲并非萬惡之源,但攻擊游戲的陣營通常又是不愿意去了解真相的一群人。

  另一方面,對于一起悲劇的發生,大部分的人不會有耐心去探尋背后的原因,當事人究竟經歷了什么?家庭、學校的教育是否缺位?一個巨大的悲劇往往來自多數細節的累積,但人們總是更樂意的下簡單的結論,“看,都是因為游戲!”

  這也就導致了游戲一直被扣上黑鍋,卻無可奈何。這些難以避免的“黑歷史”又反過來讓游戲成為被攻擊的靶子。

  可以預見的是,WHO的“游戲障礙”又將被簡化為“游戲會讓人上癮”,從而成為不少老師、家長乃至專家的新印章,印在任何他們想印的地方,楊教授之流的生存土壤又有了充足的營養。

  這一問題在邦外也并未有什么改善,游戲上癮同樣是解釋任何青少年問題的萬金油。但反過來一想,當這些人格有缺陷,三觀不成立的問題少年們沒有了游戲,他們那充滿破壞力又無處安放的精力最終會發泄到哪呢?認真學習嗎?

  對于玩家而言,盡管看到自己熱愛的游戲一直背鍋會感到心塞,但就當下而言,這一誤解仍將存在并長期存在下去。

往期回顧 / Peview past 更多

分享到: